主页 > 王中王中特马 > 大理又现女子裸拍盘点国内挡不住的“裸”
大理又现女子裸拍盘点国内挡不住的“裸”

  展开全部这个就得看你自己和他之间的事情啦已赞过已踩过你对这个回答的评价是?评论收起

  人生哲学: 人没有美丑,只有特色,自恋总比自卑好!艺人没有舞台是种无奈,但是艺人不懂得下台是种悲哀!

  在那长达100天,跟梦想极限拉扯的时光中,他们一起交出了《SHOW TIME》的专辑母带!掺杂着四个年轻音乐人的汗水和回忆,四个人回想起来,又苦又笑的日子……

  英超联赛一直以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联赛之一,节奏快、竞争激烈、强队众多,现已成为世界上最受欢迎的体育赛事,也是收入最高的足球联赛。

  “艾回唱片的左先生知道我的压力很大。”已经三年没进录音室的罗志祥,坦言自己给自己的标准和压力非常高,“所以左先生只要求我一件事:就是不要有压力。”

  分转发网友爆料称,“在大理洱海海舌公园有女子在拍摄裸照。”随文配图共有张。第一张与第三张,画面中有水有树,一位留着披肩长发的美女着身子,站在水中。

  另据第一张图片显示,水面刚好没过女子的大腿处,在女子正前方不远处,还有一位留着寸头、挎着相机的年轻人,正在对准该女子进行拍摄。

  21日中午,一女子通过微博私信回应上游新闻-重庆晨报记者,承认@直播云南 所曝照片中的裸拍女子是她本人。“这次拍摄是一次艺术创作和个人行为,我们早上6:30就去拍摄了,就是怕打搅到当地居民,拍之前还清了场。这照片是我们的司机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私自发给他亲戚,整件事情就是个误会,对我的伤害是最大的。”与此同时,@直播云南 的爆料微博也在与当事女子沟通后予以删除。

  有网友认为,裸体拍摄是一种艺术,也是他人自由,不应干涉;有网友认为,不能打着艺术的幌子在公共场合进行裸体拍摄,因为这涉及到公序良俗。更多大理当地网友直言:这是继不久前的古城裸照事件后,大理上演的另一起洱海裸照事件。对于洱海和大理而言,这是一种玷污。

  5月25日,一对情侣的男女在云南省大理人民路等地拍摄的大尺度照片在网上引起关注。照片中,两人赤裸,并配合多个挑逗性动作,让人无法直视。两人在街上多个建筑物或人文景点旁,不但身体,摆出的部分造型和动作甚至夸张出位。

  在一张照片中,男主人公双手抓着朱红色铁门跳跃离地,双腿叉开,背部面对镜头,铁门上挂有大理第四中学的牌子。

  照片流传到网上后,以“情侣大理拍裸照”为名的微博话题,上百万次转发、阅读,多名网友称,不要把色情当做艺术,真正的身体艺术和色情无关。也有网友表示,希望两名拍照者向大理道歉。更有网友写出《滚!大理承受不了以艺术之名的淫秽》一文表示强烈谴责。

  类似的以“艺术”为名的裸拍事件在国内外多有发生。甚至在国外刮起一阵“裸体自拍风”。国内也是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一批来自公共场所的“裸照”出现在大众面前。

  稍微早一点时间,本月初,一组半裸女子在宜家四元桥店内拍摄的照片在网络流传。因为距离很近,有网友猜测此举为有策划的“裸拍。

  2016年4月11晚,西藏三大圣湖之一:羊卓雍错被爆出一组女子裸拍图片,图片显示,王中王心水论马公资料大全,一位年轻女子在一个人烟稀少的湖边拍照,其中有几张衣着暴露,还有背面裸照。网友在微博中评论 “好牛逼的摄影师加上一个好牛逼的模特。展现了什么是没有文化与道德底线的思维”。

  2015年5月17日,网友在新浪微博上发布了一组在故宫博物院内拍摄的不雅照片。一位年轻的女模特全身赤裸,立在洁白的殿阶下摆出种种造型。其中一张照片中女模特骑坐在螭首上。故宫回应称这一行为违反社会公共秩序和社会公德,是对文物本身和文化遗产尊严的破坏,应当受到全社会的谴责。

  2014年,一名妙龄女在台湾地铁新庄线先啬宫站的月台露出双峰,之后再脱个精光露出三点,甚至还在车厢内大秀性感姿势,全然不顾车厢还有乘客,还传出她扬言要在高铁、客机或正在上课的教室继续裸拍。

  2013年国庆期间,一组“上海闹市裸拍门”照片在网络上悄然热传。画面中,一名年轻女子在夜深人静的衡山路上掀起裙子,公然裸露身体拍下多张裸照,毫不顾忌擦身而过的路人。后又陆续流出外滩、新天地等上海其他地标的版本,其开放尺度令人咋舌。一名自称人体摄影爱好出来道歉,说是为了艺术。

  更早的2011年,一组“周庄少妇裸体自拍”的网帖在网络热传,图片中女子在江苏着名江南水乡小镇周庄的不同公共场合拍下裸照,有时还将途人作背景,并配上大胆文字注解,似乎是在追求一种公众场合大胆裸露的刺激体验。有网民怒轰她“太不要脸”,并发起人肉搜索。

  “裸”的欲望总是挑逗着人们的神经,裸是诱惑,又是禁忌。如何看待艺术中的裸体与社会公序良俗的冲突,如何界定艺术中的裸体与色情的区别。相信还没有人能对这一话题说明白一二。每次裸拍事件发生后都会引起网友的激烈议论,讨论除了大多都中伤他人之外,都不了了之,毕竟每个人是不一样的,也许我们能做的一点有益的事就是尽量减小将此类事件的负面效应。(高伟玲)